鸢旧

“笔锋至此怎敢平淡而终,故事开始便不承认普通。”